第四九章 飛龍步

[複製鏈接]
作者: nokshun2008 发表于 2009-2-9 22:37:46
1178 0
牢門“呀”的又開,姍姍走進一位女子。
  芮瑋冷笑道:“葉青,你也來幫你父親做說客嗎?”
  葉青幽幽道:我在牢外站了很久,你們的話我全听到了。”
  芮瑋道:“你既听到,該知你父親多么卑鄙!”
  葉青流淚道:求你不要罵他……”
  芮瑋怒道:他這种卑鄙無恥的人,不該罵嗎?”
  葉青痛哭道:“求求你,不要再罵我父親了……”
  芮瑋默然,心想在她面前罵她父親,怎不令她難受。
  哭了一會,葉青抹干眼淚,低聲道:“你不要殺我父親,好不好
  說著走到榻旁拋下一物,芮瑋低頭一看是把挫鐵的鋼鋸。
  葉青打著眼色道:“父親要我勸你,我知道人輕言微說不動你的,你……你自已看著辦吧……”
  說完掩面奔出,牢門重被守牢的壯漢鎖上。
  芮瑋拿起鋼鋸,心想雙手被縛無力震開牢門,有這鋸條鋸缺個口就好辦了,心上感激葉青,不由低聲語:若能救出怀萱,呼哈娜,我就不殺你父親。”
  他不鋸牢門,卻鋸牆壁來了。
  他手腕被縛,手掌卻能轉動,几下就鋸開長長的一條縫。
  呼哈娜道:“芮公子,兩年不見,想不到咱們在這里重逢……”
  芮瑋道:“你知道我是誰了。”
  呼哈娜道:“兩年不見,但你聲音我還記得,只是起先我再也不敢相信你來這里。
  芮瑋道:“你近來好嗎?”
  呼哈娜幽幽道:“還好,兩年來我存著一個希望,心想你答應來的,而且應該來了,于是我每年盛裝等待……”
  芮瑋暗道:“慚愧!”
  自己答應兩年內不死就去伊吾國見她,結果巨毒解去能夠不死,卻忘了去見她的話。
  呼哈娜低聲喃喃道:“我每天等待每天失望,小桃說不要等了,他也許忘了,但我不信,說他一定會來的。”
  芮瑋貼著牆壁用鋸,呼哈娜的話一字一字听得清楚,心想說要去伊吾國見她話時,自忖必死,所以沒有放在心上。”
  巨毒能夠解去實屬奇遇,但接連簡怀萱的病扰自已,只知設法替她找三眼秀士治好,那話根本一點也不記得了。
  呼哈娜續道:“我确信你一定會來的,所以耐心等待,那知突生變故被原氏史弟擄來此地,心中好不悲傷,心想你去見我時,我卻不在了……”
  芮瑋歎道:“姑娘別說了!”
  呼哈娜嬌聲道:“說說有什么關系嘛,我以為關在這里再也見不到你了時時幻想老天若有眼,讓我見你一面死去也好……”
  “老天果真有眼,你快鋸開,讓我見你—…”
  芮瑋大聲道:“不慌,咱們就快相見。。
  在這短短時間,芮瑋在牆上鋸開四道縫口,于是用腳一踢,踢倒牆壁,“轟”的大響,芮瑋從踢開的牆洞穿身去。
  呼哈娜大喜,縱体扑到芮瑋怀中。
  那鐵牆聲音傳到屋外,守衛一齊奔來。
  芮瑋推開呼哈娜,低聲道:“你快抱在我的背上。”
  呼哈娜欣喜地伏在芮瑋背上施著他的頸脖,笑道:“你要背我出去?”
  芮瑋“嗯”了一聲,說道:“你抱緊我不要害怕,我一定將你救出魔鬼島!”
  呼哈娜异常堅定的說:“我不怕!”
  芮瑋一怔,此時牢門打開共有四名大漢手持鋼刀涌進屋里,芮瑋一步踏出雖然背著呼哈娜,身形毫不遲滯,凌空飛起。
  人在空中,雙腳不停閃電般踢向四名大漢,但見四名大漢“啊隋”大叫,一一被踢昏死過去。
  芮瑋搶出房門,只見十余名大漢手持兵刃團團圍堵住芮瑋的去路,呼哈娜也不害怕,笑道:“我怕什么,要死咱們死在一塊。”
  十余名大漢齊聲大喊,兵刃紛紛向芮瑋砍到。
  芮瑋手不能用,唯一能夠用的只有雙足,他這雙腳既要奔逃又要抵敵,只見他又是一步踏出。
  這一步更見妙,十余名大漢也沒看清芮瑋怎么躍起只覺腦袋“砰”一響,不知被何物撞到,就昏倒在地。
  芮瑋足下留情,踢出時只用二成力道,否則十余名大漢皆要被他踢得腦漿迸裂,死于非命。
  闖過這一關,芮瑋奔出這棟森偉的建筑物,來到外面,這時島上人影影幢幢,齊向這邊奔來,顯然看牢的守衛已經發出警報,全島都知有犯人逃出。島上居民皆受訓練,聞訊拿刀圍來。
  還好天色漸暗,于芮瑋大大有利,穩身黑暗處慢慢向島邊移去,走了十余丈芮瑋不敢再動。
  因四周已布滿人群,只要走出黑暗就會被他們發覺。
  這島上怪石處處聳立,芮瑋躲在一塊怪石后竟無一人發覺。
  人群看不見有外人,紛紛道:“逃犯呢?逃犯呢?”
  頓進四下一片疑問聲,亂的一團糟。
  只見一人躍到大石上,他已得報芮瑋帶著呼哈那逃出,內心十分震怒,心想池雙手被縛,要是還讓他救人逃走,豈非天大的笑話?
  這塊大石特別高,在石上四面動靜看得清楚,葉士謀用足目力
  慢慢掃視,但那里有芮瑋的影子。
  葉士謀确定一時芮瑋決逃不開此地,一定躲在陰影里,所以看
  不到,而且天色越來越暗,將越發看不到了。
  于是喊道:“起火,起火!”
  圍來的島民個個備有火焰,一個一個相繼點亮。
  芮瑋心想等火焰全部點亮,照暗處就躲不住啦,當下咬牙闖出,
  一位島民首先發覺,一刀砍去,叫道:“在這里!在這里!”
  芮瑋一腳踢飛砍來的單刀,再踏出時如神龍飛騰而起。
  島民只見芮瑋躍起卻不知他躍向何方,抬頭看時,忽然—處的
  火焰熄滅,于是大減:“在那里!在那里!”那里火焰熄滅,這邊也
  跟熄滅,瞬時,連著几處火焰相繼熄滅,群眾大恐,紛紛叫嚷:“有—鬼,有鬼!”
  其實那里有鬼,原來芮瑋躍起時不踢人卻踢他們的火焰,火焰
  踢爛便再也點不亮。
  頓飯時間大半島民的火焰熄滅,這時天色全暗,火焰熄了漆黑
  一片,彼此面貌很難看的清楚,芮瑋混在人群中也沒有人發現。
  趁著群眾惶恐不安的時机,芮瑋走出人群的包圍,外面再無—
  人阻擋,芮瑋辨定海岸的方向。急奔而去。
  眼看快要奔近海岸,只要走過一堆岩石就是沙灘,但那推岩石
  又廣又長,穿過去以芮瑋的足程也要一段時間。
  芮瑋心想走到岩石中便不易被追敵發現,當下快步走進,走了
  十八步,霍然四周火把亮起,照明芮瑋的位置,芮瑋大惊,不知是
  誰預先埋伏在這里。
  只見火把插在岩石上,火把下走出十三人,有陸文蘭、原氏兄
  弟、奪魄、勾魂兩使者,其余的個個挺胸拔背,气勢雄偉,顯然手
  底下都有功夫。
  芮瑋道:“葉士謀在嗎?”
  陰暗處一人道:“當然在!”
  那人就是葉士謀,葉士謀走進亮光處,一步一步向芮瑋面前走去,离開三丈站定,冷冷道:“我算定你要逃這里,嘿嘿!果然不錯。”
  芮瑋威風凜凜道:“我怎么來就怎么去,誰敢阻攔便是死敵!”
  葉士謀大聲道:“本島精銳在此,你有本領再闖出十三鐵衛的圍捕,本島主就佩服你。”
  芮瑋道聲:“這有何難!”
  倏地一步踏出,飛身躍出,葉士謀大喝:“喂暗青子。”
  十三鐵衛軍已握好暗器,
  頓時四周布下一道暗器,聞聲不射芮瑋卻向空中射去。
  芮瑋不能闖出躍回原地。
  葉士謀哈哈笑道:如何?姓芮的還是乖乖就縛!”
  芮瑋心想躍起時他們捉不定方位逃出不難,現在卻不管自己方位何在,僅自一當躍起就布下暗器网,這樣一來四面八方被堵,迷不住敵方眼神,不能乘隙逃出。
  芮瑋不言不語候地躍起,但他快,葉士謀叫的更快,道聲“射!”暗器便如飛射雨入空中。
  芮瑋一落地毫不停留重又躍起,連躍七次,葉士謀跟著叫七次“射!”
  每次呼叫毫不落后,以致七次
  芮瑋背著呼哈娜飛躍空中大大吃力,七次下來气喘吁吁,站在原地暗自調息,葉士謀見狀笑道:“死了逃出的心,你再不就縛我一聲令下,暗器全向你射來,或許射不到你,但你背后的呼哈娜就難免不中啦!”
  芮瑋調好气息,大喝道:“教你們看看飛龍八步的厲害。”
  話聲剛畢,一步踏出,身形不見。
  葉士謀照舊叫道:“射!”十三鐵衛根本不看芮瑋此何處,盲目將暗器向空中射出。
  芮瑋躍在至暗器邊沿,倏地腳如轉輪交互踢出。
  只見暗器一一被他踢得四下散飛,反射至十三鐵衛,十三鐵衛大惊,舉起兵刃“當”“當”拔落。
  暗器落完,芮瑋已經逃走了,葉士謀惊的目瞪口呆,好一會才自語道:“這是什么功夫?這是什么功夫?……”
  芮瑋用飛龍八步最后一招逃出合圍后,不自覺地朝沙灘奔去。
  他邊走邊喘著大气,因那最后一招在飛龍八步威力最強,但施出最損功力,一時難恢复過來。呼哈娜見無追敵,低聲道:“讓我下來。”
  芮瑋停住,呼哈娜松開手臂站到地下,掏出手絹背拭芮瑋額頭汗珠,怜惜道:都是我害你累成這樣……”
  芮瑋搖頭道:沒關系,你看附近有沒有人?”忽然一人走出岩石,柔聲道:芮大哥,青儿等在這里。”
  芮瑋大喜道:“你替咱們備好船了嗎?”
  呼哈娜奇怪問道: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  芮瑋向葉青笑道:“你給我鋼鋸時,我就猜到你會在海邊接應我,但不知在何處接應……”
  葉青苦笑道:“大哥就要走么?”芮瑋道:你們等等,我去將簡怀萱再救出來。”
  葉青道:“不用了,萱妹早已候在船中。”

聯絡園藝館|手機版|HKplants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  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