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三章 不歸谷

[複製鏈接]
作者: nokshun2008 发表于 2009-2-9 22:35:05
1089 0
葉青倦弱地從海灘上站起,笑道:“大叔,是我的客人。”
  威猛老漢臉色微變,問站在身旁的奪魄使者道:有沒有得到島主允許?”
  奪魄使者搖頭道:島主根本不知。”
  葉青走上前來,威猛老漢向她一揖行禮,壓低嗓子說道:“小姐,你的客人不能上船。”
  葉青道:他們是我的救命恩人,到魔鬼島有事相求父親,我准他們上船,大叔不要阻攔。”
  威猛老漢為難道:“但是島主……”
  葉青板著臉道:“父親那邊有我作主。”
  威猛老漢無可奈何道:那上船吧!”
  這時芮瑋、林瓊菊、簡怀萱相繼站起,林瓊菊問道:大哥,他們說什么?”
  芮瑋道:“那威猛老漢不愿意咱們上船,葉小姐作主要我們上船。”
  勾魂使者站在他們身后,听到芮瑋的話暗吃一惊,心想這小子好厲害的耳力,在海邊相隔大段距离,自己一句話也听不到,“他竟。
  听得清清楚楚,實在了不得。
  芮瑋又道:“威猛老漢不得不答應,咱們過去准備上船。”
  林瓊菊牽著簡怀萱与芮瑋并肩向這邊走來,林瓊菊邊走邊道:
  “大哥,葉小姐的二叔怎么招來這船的呀?”
  芮瑋低聲道:我不知道。”心想:那威猛老漢的快艦不但莫名其妙的被招來,尚且知道等在這里的是葉小姐,而奪魄使者又知船主是他大哥,這比船來還要奇怪,但不知他們如何彼此通訊?”
  又想:听葉小姐問話,起先不知船主是誰,莫非他們行在這海上的快艦,并非—艘?”
  威猛老漢沒有看清芮瑋的面容,這時走近看的清楚,不由微惊道:是簡公子!”
  又看清林瓊菊身旁的女子,笑道:怎么?簡公子把妹妹也帶去魔鬼島嗎?”
  葉青奇道:大叔,誰是簡公子?”
  威猛老漢指著芮瑋,笑道:不就是他,早知小姐的客人是簡公子我也不會阻止了。”
  葉青道:他不姓簡姓芮。”
  威猛老漢一听姓丙,神色一惊,不再說話。
  芮瑋道:閣下認識簡公子?”
  威猛老漢短短回道:以前見過一面。”
  葉青笑道:大叔,芮公子的妹妹要求父親治病,咱們快開船回威猛老漢冷笑道:芮公子,你也有妹妹?”
  葉青道:“那位林小姐和你不同姓,怎會是你妹妹?”
  芮瑋指著簡怀萱道:但她姓簡。也不跟我同姓。”
  葉青恍然大悟道:原來只要比你年紀小的女子,你就認她妹妹?”
  芮瑋道:不一定,要看她夠不夠資格做我妹妹。”
  葉青笑道:‘我比你年紀小,可愿收我這個妹妹?”
  芮瑋默然不話,葉青碰了個軟釘子,心中好生難過。
  威猛老漢道:“芮公子,是你救了咱們小姐嗎?”
  芮瑋點了點頭,威猛老漢又道:“那也是你求小姐父親治那簡姓女子的病了?”
  芮瑋道:“是你們小姐愿意幫在下這個忙。”
  威猛老漢道:小姐不幫這個忙呢?”
  芮瑋道:“那在下要踏破鐵鞋尋找三眼秀土,解去他所施行的魔心眼術。”
  威猛老漢冷笑道:姓簡的女子非你親妹妹,公子不覺有點太管閒事嗎?”
  芮瑋笑道:天下事天下人管,又何必是我親妹妹不可。”
  威猛老漢道:那女子自有他同胞哥,何勞閣下費神。”
  芮瑋道:若是她哥哥在,我自然不管這事。”
  威猛老漢沖口道:她哥哥當然在。”
  芮瑋接道:在哪里?”
  威猛老漢自知失言,赶忙道:我那里知道。”
  芮瑋笑道:你不知道,我不知道,看來這件事還是我來管了。”
  葉青听到這里,莫名其妙的道:“你們打什么悶葫蘆,到底上不上船呀?”
  威猛老漢臉上閃過一道狠毒之色,冷笑道:“現就上船。”
  威猛老漢領先,陸續上船,船上水手個個白色緊身衣靠,頭包白巾,他們見著葉青伏身而跪芮瑋見到這种隆重的禮節,心想:這不是成了皇家之禮?”
  葉青望也不望跪在地上的水手,只見船艦行出兩排金環白衣女奴,一一福禮道:郡主回來了。”
  芮瑋暗忖:既有郡主必有公主,不知那公主是何等模樣?”
  船艙內陳設豪華,芮瑋他們行了一天一夜的旅程,腹中早巳饑餓難當,剛剛坐定,白衣女奴送上酒菜。
  只見那盛裝酒菜的器皿都用金片打成,就是海上巨盜亦無這等奢侈。
  這餐酒菜丰盛已級,然而林瓊菊与簡怀萱一點也吃不下,她倆從未航海,一上船就覺不舒服,船行后,頭脹心跳,嘔吐不已,哪能再吃食。
  芮瑋卻無所謂,但他見林瓊菊不舒服,無心下咽,匆匆吃了一點,就去艙房中照顧。
  芮瑋陪著林瓊菊、簡怀萱在一間艙房中,終日不出艙門一步,到時就有女奴送來水果、素點以及酒菜。
  那水果、素點是給林瓊菊、她們暈船只有吃些水果,酒萊卻是為芮瑋預備。
  芮瑋滴酒不沾,僅吃菜飯,并非他不好酒,實因看到林瓊菊她倆難過的樣子,豈有心情去飲酒?
  三天來除了送食物的女奴外,沒有人進來打扰,威猛老漢本怕芮瑋默記魔鬼島的航線,這下真好,免得擔心。
  葉青也沒進來問過,她好像在賭气,但賭什么气呢?誰也不知道。
  第四天,勾魂使者敲門道:芮公子,魔鬼島快到了。”
  這天林瓊菊与簡怀萱已然好轉,芮瑋道:“咱們到船上看看。”
  船上甲板每日洗刷,纖塵不染,站在甲板上只見海天一色,分不出東西南北,更那見陸地的影子。
  芮瑋凝望波濤凶涌的海水,心中感慨甚深,真是念滄海之一栗,覺人生之渺茫。
  葉青走到船上,見芮瑋在沉思,林瓊菊不在他身旁,遲疑了一刻,終于慢慢走近他身旁,輕聲道:“你的妹妹呢?”
  芮瑋回頭笑道:“哦,是小姐。”
  葉青歎道:“你就不能喊我一聲青儿嗎?”
  瑋緯笑了笑,他言道:“菊妹她倆頭昏得伯到船上來。”
  葉青酸酸地道:“你對兩位妹妹真好呀,一步也不离。”
  芮瑋歎了口气,道:“這四日來真苦了她倆,你要見到定覺她們瘦了。”
  葉青生气道:“我管她們瘦不瘦!”
  芮瑋一楞,不知再說什么好,忽見黑影在前,大喜道:“魔鬼島真到了,這下可好了。”
  葉青道:“有什么好?”
  芮瑋笑道:‘至少免得我那兩位妹妹再受航行之苦。……
  葉青气道:“還有你那呆妹妹也可以治啦!”
  芮瑋不悅道:“她并不呆,小姐不要弄錯。”
  凝目去看漸近的魔鬼島,不再看時青一眼,葉青被他那句話頂得珠淚盈眶,瑩然欲滴。
  那魔鬼島不算小,但見島中央起伏一長形山脈,山脈的形象好似一個獨角怪人伏蹲在島上,想那魔鬼島的名字是由此而來。
  快艦漸漸靠上島岸,只是岸上是個岩石碼頭,碼頭旁停泊另艘快艦,白衣水靠的水手一一登上那船。芮瑋心想:“不知這艘艦要開到那里去?”
  忽听“砰”的一聲,快艦触上石岸,長板橋緩緩放下,威猛老漢走上甲板,恭揖道:“小姐請下船。……
  林瓊菊与簡怀萱從艙中被帶上船來,葉青道聲:“請客人下船。”
  她也不看芮瑋一眼,首先從長板橋走下,到了岸上,只听眾人呼道:“郡主回來了,郡主回來了。”
  芮瑋、林瓊菊,簡怀萱跟著走下長板橋,才走一半,芮瑋忽見一人正要上那艘開出的快艦,不由大呼道:“簡召舞!”
  上船那人正是簡召舞,他一看清芮瑋,又看清芮瑋身后的簡怀萱,臉色大變,倏地,船不上了,轉身飛奔回島去。
  芮瑋見到簡召舞豈肯放過,他有許多不明之事要問他,第一件事他要知道,天池府怎樣了,還有他要問他在摩宵峰所作的事如何解決。
  可是簡召舞一見到他就跑,實令他大惑不解,心想:“你跑什么,我也不跟你打架,我要好好跟你談談。”
  當下從長板橋飛掠下岸,大叫道:“你不要跑,我有話問你!”
  簡召舞不但不停反而奔的更快,頃刻奔人島的西北方,芮瑋不假思索,跟追奔去。
  林瓊菊叫道:“大哥,大哥……”
  她想跟著奔去,但她手牽簡怀萱要照顧她,如何能夠分身。
  葉青也叫道:“芮公子,芮公子……”
  她不知道芮瑋要追什么人,跟著追上,叫道:回來!回來!那里不能去。”
  原來這島的西北方有塊禁地,不管任何人都不敢進入這塊禁地,葉青放不下,她怕芮瑋會闖入那塊禁地。
  筒召舞的輕功并不輸芮瑋,他起步在先,芮瑋一時無法追上,只見兩人相隔十丈余,飛行得風馳掣般,一掠而過,葉青輕功較弱落后數十丈,她在后大呼:那里不能去,那里不能去……”
  芮瑋雖然听到卻不敢止步,因一停步就再也無法追上簡召舞。
  奔行半個時辰,芮瑋要地看到一堆白骨,再前又見一堆,更前白骨疊疊,堆滿各處,至少有百十人的尸体。
  尸体堆在一條狹長的谷口,簡召舞腳步不停奔入谷中,芮瑋跟著要過谷口,抬頭忽見山壁上題著一人高大的三個“不歸谷”
  芮瑋—惊,暗中念道:不歸谷,不歸谷……”
  稍一遲疑,也不在意,就進谷中。
  葉青赶到已然遲了,芮瑋走得沒了影儿,她呆呆站在谷口,默默祈禱道:希望你安然的出來,希望你安然的出來……”
  但是她只有祈禱卻無一點信心,因要從谷中出來太不可能了。

聯絡園藝館|手機版|HKplants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  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